虛空藏菩薩問七佛陀羅尼呪經

大正藏第 21 冊 No. 1333 [Nos. 1147, 1334]
失譯人名今附梁錄
如是我聞。一時佛住雞羅莎山。在山頂上諸天住處。去諸賢聖不遠。與大眾俱前後圍繞。大比丘足滿五百。又有五百諸大菩薩俱。其名曰彌勒菩薩。虛空藏菩薩。普賢菩薩。無盡華菩薩。文殊師利菩薩。與五百菩薩摩訶薩等皆一生補處。
爾時世尊觀於四方。去其住處不遠。觀見林中有一比丘。為惡鬼所持口出種種惡言。其林中又有一比丘。露其身形而舉兩手。口出種種異音。或復呼天乍復喚地。爾時虛空藏菩薩摩訶薩。聞其聲已承佛神力。整理衣服右膝著地。合掌向佛白佛言。世尊此二比丘。何意唱如是聲。或舉於兩手復出惡言音。於是世尊告虛空藏菩薩摩訶薩言。此一比丘為惡病所持出是音聲。又一比丘為惡鬼所持露形而走。
爾時虛空藏菩薩摩訶薩。白佛言世尊。為治眾生一切病故。為除一切惡鬼障難不起故。唯願世尊為一切眾生。說陀羅尼呪。
爾時世尊現威神力。於虛空中即現六佛。時釋迦牟尼佛即騰虛空依次而坐。是時大眾悉皆觀見七佛世尊。
爾時毘婆尸佛為一切眾生故。為除一切惡鬼障難故。說大威德陀羅尼呪。而說呪曰。
南無佛陀耶 南無達摩耶 南無僧伽耶 南無毘婆尸 多他伽多耶 呵羅呵提三藐三佛陀耶 唵 呵羅呵羅 醯利醯羅耶 南無雞利吉羅耶 閱伽無遮那耶 南無南摩娑波呵
爾時毘婆尸佛。告虛空藏菩薩摩訶薩言。若有善男子善女人受持此呪者。若讀若誦。若復有人推覓此呪者。若樂聽聞者。是人不為一切刀仗所害。不為一切水溺。不為一切苦患所持。不受一切橫死。若復有人與持此呪人毒藥者。其藥變成美食不著於人。若復有人若飲若食。先呪作七遍然後而食。食已是諸蠱道惡口眾邪。皆悉自滅不能為害。若受持是呪者。令人壽命延長。所有習誦一聞領悟終不忘失。晝夜恒見佛像。若復有人為惡鬼所打不得差者。而於此人耳邊。呪之七遍即時除愈。若有人患團風白癬及以癲病。取蘇曼青水香蓮華茴香細辛。各以等分取胡麻油煎之。摩其患處即得除愈。一切所有病者。用此呪呪之無不獲差。
爾時尸棄佛在於空中。欲為一切眾生除一切病故。欲除一切惡鬼障難故。而說呪曰。
南無佛陀耶 南無達摩耶 南無僧伽耶 南無尸棄禰多陀伽多耶 阿羅訶提三藐三佛陀 唵 波遮波遮 波遮波耶 薩婆浮多南嗔陀吉羅耶 波邏毘陀南 娑波呵
爾時尸棄佛告虛空藏菩薩摩訶薩言。我此神呪百千那由他無數億諸佛所說我今說之。為一切眾生故。除一切病故。除一切諸惡鬼障難故。除一切惡夢故。除一切橫病死故。又告虛空藏菩薩摩訶薩言。若有善男子善女人。若晝誦此呪三遍夜誦三遍。或復心念一切蠱毒。厭禱呪詛惡口赤舌。眾耶魍魎皆不得近。昏夜警中恒見諸佛。所有食噉之物即自消化而充氣力。其人若命終已。昏夜所見佛者皆來迎其精神恒相隨逐。若復有人依此呪法作功能者。於一切病須結呪索。若有人困病時。取蘇曼木取油煎之。摩其身體皆得除愈。若有眾生晝夜恐怖。取淨水呪之灑著四方。作呪索繫其身上。一切魍魎不得其便。若有小兒被惡鬼所打。用碧綖作呪索。繫著頸下即得除愈。若復有人被惡鬼所打。於耳邊呪作七遍亦得除愈。隨心所欲造者無不得成。
爾時毘舍浮佛在虛空中。欲為一切眾生除一切病故。除一切諸惡鬼故。障難不起故。而說呪曰。
南無佛陀耶 南無達摩耶 南無僧伽耶 南無毘舍浮多他竭多耶 阿羅訶提三藐三佛陀耶 唵 伽邏伽邏伽邏伽邏 拘樓拘樓拘樓拘樓 拘盧蹉陀喃 拘樓薩婆伽呵喃 娑波呵
爾時毘舍浮佛說此呪已。告虛空藏菩薩摩訶薩言。如此神呪賢劫千佛中過去佛已說此呪。現在佛今說。未來佛當說。又告虛空藏菩薩言。汝當受持此呪。若未來世復有眾生。受持呪者若讀若誦。若復有人推覓此呪。不為刀杖怖畏一切蠱毒。一切熱病一切水溺。不受橫死不被惡病。如是等悉得除却。唯宿殃不除耳。若有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晨起澡浴并洗頭面。在於佛前誦此呪一百八遍。一切諸惡不加其身。一切疾病自然除愈。壽命延長一切財寶自然富足。一切身中障難不善之事皆各銷除。一切怨家自然和解。一切厭禱皆不著身。澡浴誦呪因緣得如此福。若有人於嶮難怖畏之處。能憶念此呪皆得離於恐怖。若復有人鬪諍。為縣官口舌。以白綖結呪索。呪之一百八遍繫其右臂上。若有人眼痛者。以桔皮結呪索繫其耳上。若他方有賊欲來侵境者。用酥酪蜜胡麻等分和之。在佛像前用銅𨥌卷一𨥌呪之一遍擲著火中至一千八遍。是諸怨賊無問遠近自然退散。若復有人欲求長命者。當用酪蜜炒粳米為華。三種等分和之。在於佛前以銅𨥌卷之一𨥌呪之一遍擲著火中至一千八遍。然後乃止。又復有人。欲為自身及為他人。一切怖畏一切諸罪欲得除滅者欲求一切富貴財寶者。欲除身中障難令得清淨者。若復有人欲誦持此呪。一切怖畏障難悉自除滅所作成就。又復依一切呪法者。亦得成就。若有一切怨家不得其便。若有人欲作法。當須合藥塗身。須茴香須稻米須那羅陀尸利沙。須沈水香尸利耶欝金香。須香附子須因陀婆路。須菩提樹木。如是等藥等分和之。晨朝起淨洗浴以藥塗身。若復有人欲見國王大臣。須在於像前然桔木。為火用五指撮胡麻。呪之一遍擲著火中。如此一千八遍乃止。若有善男子善女人。欲得一切怨家自然和解。當淨洗浴著淨衣。中夜時在於佛前以香華供養。當用粳米炒以為華。取桔木然為火。以三指撮取米華。呪之一遍擲著火中。如此一千八遍然後乃止。若有善男子善女人。夜見惡夢怨家伺求其便。一切所作不得諧偶者。於十四日朝全不得食。至於日暮以香湯洗浴其身著新淨衣。在於佛前誦呪。隨其力分不限多少。唯盡力至之乃止。不得出其道場。仍於像前眠睡。到十五日晨朝。即起淨洗釜著滿中淨水作湯。其湯中須取有名草木。種種隨分著於湯中。漉其草出。然後著丁香紫檀白檀。磨作末。隨分投著湯中。須銅瓫受五斗者二口。取香水滿瓫盛之。著於像前。呪之一千八遍竟。即用此湯洗浴其身。然後乃食。若復有人被毒藥者。須紫橿木寸截之如筋大作一千八段。以牛糞塗之。在於像前然火。取木一段呪之一遍。擲著火中一千八遍。然後乃止。稱病人名。我為彼人除其藥毒即得除愈。此呪功能說不可盡。若心中所欲作事者。依此呪法無不成就。
爾時拘樓孫佛在於空中。為一切眾生除一切病故。除一切惡鬼障難故。而說呪曰。
南無佛陀耶 南無達摩耶 南無僧伽耶 南無拘樓孫 多咃伽多耶 阿羅呵提三藐三佛陀耶 唵 伽吒伽吒伽吒伽吒 吉帝吉帝吉帝吉帝 南無薩婆多 咃伽帝毘逾 阿羅呵諦三藐三佛陀毘耶 娑波呵
爾時拘樓孫佛說此呪已。告虛空藏菩薩摩訶薩言。此呪是恒河沙同名拘樓孫佛已說。我今說之。我亦讚歎此呪不可思議無量功德。汝今至心受持。若未來世有人受持此呪者。於三寶中至心敬信者。香湯洗浴著新淨衣。以香華供養佛像。在於像前胡跪合掌。誦呪一百八遍。於七百身中自知宿命。若欲生天中諸天之王。若生人中則為轉輪聖王。若能日日受持。其人命終則往生無量壽國不生人中。若人晝夜讀誦此呪者。所有一切橫病不著其身。若欲食時先當呪之七遍。然後乃食。身中一切疾病自然除愈。若有人被一切惡鬼所打。或為惡鬼所著者。作好香湯以此呪呪之一千八遍。然後用此湯與病人洗浴。仍以此呪呪此病人一千八遍。其病即得除愈。
若復有人身生惡瘡者。以鑌鐵刀呪此病人。又取銅鍼呪之。然後鍼此瘡上即得除愈。
若復有人被一切牢獄繫縛。用此呪呪其手七遍以自摩面。一切官事自然解脫。若人恒受持此呪者。一切財物自然充足無所乏少。一切障難即得消滅。若人欲求見佛者。淨持房舍香泥塗地。安置佛像懸繒幡蓋。香華供養。香湯浴身著淨衣服。燒沈水香。在於像前胡跪面正向東。其像面向西。誦呪一千八遍。誦訖即於像前。頭向東眠。於其夢中即得見佛。心裏所有憶念爾時即見。或念其命長短爾時即得自知。或念其身有病無病爾時亦見。或有怨家鬪諍勝負。皆知如是等。心所念者爾時皆知。感是夢已。身中一切障難疾病。悉自消除無復遺餘。
爾時拘那含牟尼佛在於空中。欲為一切眾生除諸病故。除一切惡鬼障難故。而說呪曰。
南無佛陀耶 南無達摩耶 南無僧伽耶 南無伽那伽牟尼易 多咃伽多阿羅呵提三藐三佛陀耶 唵 莎羅莎羅莎羅莎羅 私利私利私利私利 私羅波耶 陀摩陀摩陀摩陀摩 頭牟頭牟頭牟頭牟 頭摩波夜南無那摩伽那伽牟尼易 多咃伽多易 阿羅呵渧三藐三佛陀耶 私田鬪 曼多羅波羅娑波呵
爾時拘那含牟尼佛告虛空藏菩薩摩訶薩言。若善男子善女人。受持此呪抄寫流通者。則遠一切怨家不得其便。火不能燒水不能溺。不為雷電霹靂所近。若有人以毒藥與持是呪人。是人食之如飡羹饍。自然銷化無諸毒氣不。為一切橫死等畏。一切所食入腹自然銷化。得色得力壽命延長。恒常富貴財寶自然。一切諸佛憶念擁護。若人過去有三障重業。能日誦此呪三遍即得除滅。
若復有人自病他病若欲治者。淨治房舍香泥塗地。懸繒幡蓋安置高座施設佛像。其人香湯浴身。燒沈水薰陸等香。種種素食持以獻佛隨力取辦。病人在於像前。稱病人名而呪之即得除愈。一切鬼神魍魎著人。以此呪呪香水浴身即自消除。
若復有人身生團風白癬及以癩病。取菖蒲根擣以為末一升。以白蜜和之。在於像前呪之一千八遍。晨朝未食。日取方寸匕服之即得除愈。及餘一切宿癖亦得除愈。
若有人患寒熱病者。或四日一發或三日一發。或二日一發或一日一發。取雜華為冠。在於像前呪一千八遍。貫病人頭上即得除愈。若復有人為惡鬼所打。口噤不言。在於病人耳邊。小聲呪之一百八遍即得除愈。
若復有人為顛鬼所打。或富單鬼迦吒富單那鬼毘舍闍鬼鳩槃茶鬼一切諸惡鬼等。取獻佛身上花。呪之一千八遍。燒之熏於病人鼻。其烟入鼻即得除愈。若心中所念者悉得成就。此呪如是功能說不可盡。
爾時迦葉佛在虛空中。欲為眾生除一切惡病故。除一切惡鬼障難故。而說呪曰。
南無佛陀耶 南無達摩耶 南無僧伽耶 唵 呵邏呵邏呵邏呵邏 呵呵呵 南無迦葉波耶 多咃伽多耶阿羅呵提三藐三佛陀 私田妬 曼多羅波陀 娑波呵
爾時迦葉佛告虛空藏菩薩摩訶薩言。我此呪是恒河沙諸佛所說。我今已說。汝今受持讀誦。晝夜憶念勿令忘失。未來世中若有善男子善女人受持此呪者。一日中三時誦之。隨力多少。其人昏夜警中得見諸佛。若得此警一切重罪自然消滅。若有作五逆罪不信大乘者。如是重罪不可救拔所有事業。誦此呪已悉得成就。一切團風白癬癩病等。取佛上華在於像前呪之一千八遍。擣以為末冷水和之。塗其病處即得除愈。及和冷水飲之亦良。若復有人得頭痛病者。取佛上華在於像前。呪之一千八遍。擣以為未和冷水。分為三分塗於頭上。乾竟更著如是三遍即得除愈。若婦人生產難者。取佛上華擣為末。和牛酥煎之。煎竟置於像前。呪之一千八遍。塗其產門兒即易生身即平復。若天多雨不晴。取佛上華在於佛前。呪之一千八遍。出於空地燒之即得止斷。若復有人為惡鬼所打。口噤不言。或為毘舍闍鬼所打。或有癖病或患濕病。取佛上華擣為未。和酒若葡萄酒及以米酒。銀椀盛之在於像前。呪之一千八遍。與病人服之即得除差。一切所有事業。皆在於像前呪之一千八遍悉得成就。若欲為一切事。讀誦此呪莫生疑心。
爾時釋迦牟尼佛在虛空中。欲為眾生除一切病故。除一切惡鬼障難故。而說呪曰。
南無佛陀耶 南無達摩耶 南無僧伽耶 南無賒迦牟尼耶 多他伽多耶 阿羅呵提三藐三佛陀耶 怛𭉐咃 求弭 求弭 摩訶求弭 多麗多麗 摩訶多麗 遮麗遮麗 摩訶遮麗 達麗達麗 摩訶達麗 帝利帝利 摩訶帝利 呵呵 吉利吉利 摩訶吉利 周漏周漏 摩訶周漏 彌利彌利 摩訶彌利 帝利帝利 摩訶帝利 頭弭頭弭 摩訶頭弭 遮麗遮麗 摩訶遮麗 棄利棄利 摩訶棄利 支利支利 摩摩支利 娑波呵
爾時釋迦牟尼佛。告虛空藏菩薩摩訶薩言。若有善男子善女人。受持讀誦晝夜憶念此呪者。其人不為一切刀杖等畏。不為一切惡病所著。不受一切橫死。如前六佛所說功能。我此呪者亦復如是無有異也。
爾無虛空藏菩薩摩訶薩。白佛言世尊。我今欲說呪者。防護七佛所說神呪故。是以復更說之。此呪能破一切罪障。而說呪曰。
南無佛陀耶 南無達摩耶 南無僧伽耶 阿迦舍竭婆耶 菩提薩多波耶 摩訶薩多波耶 摩訶迦盧尼迦耶 多𭉐咃 支利支利 摩訶支利 兜漏兜漏 摩訶兜漏 闍婆利闍婆利 摩訶闍婆利 醯利醯利 摩訶醯利 娑波呵
其呪所有功能者我今說之。若人為惡鬼所打。須結呪索呪之一千八遍。用蘇曼木用酥芥子三種等分和之。在病人前用三指撮取。呪之一遍擲著火中。如此一千八遍乃止。其病即得除愈。
若復有人恐怖欲結界者。當取刀呪之一千八遍。當戶安之。若人在空中結界畏諸惡鬼求便者。當取水呪之七遍用灑四方。若自身中有恐怖者。結呪索用自防身。若有人被毒藥者。取古縷草。用呪病人即得除愈。若有風病者。呪香油一千八遍。塗其所病即得除愈。若有人患耳痛者。取青木香用油煎之。持灌其耳即得除差。若人患腹痛者。取烏鹽呪之一百八遍。與病人服之即得除愈。若有人患齒痛者。取蘇曼水呪一百八遍。打碎用持刷齒即得除痛。若有小兒晝夜驚啼怖畏者。取白綖用結呪索。呪之一百八遍。繫小兒項下即得除怖。若有人頭痛者。取鑌鐵刀或用手呪之一百八遍。摩於頭上即得除差。若有人被他厭𥜒呪詛者。取鑌鐵刀七日七夜。用呪病人即得除愈。若有雷電霹靂起時。用手折取石榴枝。不得除刺葉。手捉向於嗚處。呪之一百八遍即得除却。一切所欲造於事業者。讀誦此呪悉用香華先供養。然後誦呪無不成就。說是經已。虛空藏菩薩摩訶薩。天龍八部一時歡喜讚歎。一心奉行。
虛空藏菩薩問七佛陀羅尼呪經❁